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民间故事 > 上下五千年 > 正文
生死一张脸

一边是叱咤风云国君,一边是风流翩翩太子,一女嫁二夫,后果很严重!

一、一女二夫

春秋战国。今天的鲁南苏北一带有两个国家,一个是薛国,一个是偪阳国。薛国国君薛子的儿子叫莱朱,这天到偪阳国做客,无意中看到偪阳国国君纭子的女儿纭兰长得端庄秀丽,不由为之倾倒,于是就解下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,趁机偷偷塞到了纭兰的手里。

莱朱这年刚满二十岁,年纪轻轻就是君位的唯一继承人,再加上他一表人才,十七岁的纭兰对他也是一见倾心,当下就接受了玉佩,并拔下头上的金钗塞给了莱朱,算是私定了终身。

其实纭兰早已许了人家,那人也不简单,他叫夏仲康,是下邳国的国君,只是年近五旬,这在当时可是绝对的高龄,且夏仲康已有正妻。

但是婚姻的事情毕竟由不得纭兰做主。这年开春,夏仲康派了使臣来迎娶纭兰,人还在道上呢,莱朱早已派人拿着纭兰的金钗来偪阳国求亲了。

这一下可难住了偪阳国的国君纭子。偪阳国地处薛国与下邳国两国之交,却是力量最薄弱的一个,谁都得罪不起啊。

越是怕事越有事儿,这个莱朱得知夏仲康派人迎亲,早早派了刺客埋伏在半道上。夏仲康的人还未到偪阳国就被全部杀死了。

这一下可惹恼了夏仲康,又知此祸因纭兰与莱朱交换信物所起,大怒,遂亲自带领大兵前来,要灭了偪阳国。

纭子害怕,顾不得国君的尊严,向夏仲康求和。并且回复薛国使者说:“我的女儿与莱朱是私定终身,并没有征得我的同意,再说下邳国求婚在先,因此我不能把女儿许配给莱朱。”

薛国使者听了气得暴跳如雷,直骂纭子父女不讲信义,在临走时发誓说:“下邳国能来打你,我们薛国也照样能来打你!”

纭子听了又很害怕,向下邳国重新派来迎亲的使者问计,那个使者一听笑了:“你是我下邳国的岳父,看他敢来侵犯?!如若来的话我们下邳国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!”

纭子听了仍然是忧心忡忡,纭兰便把父亲拉到一边说:“父亲之所以愁闷,大概是觉得下邳国距离此地尚远,如果薛国采取突然袭击,等下邳国来救时只怕早已亡国了吧?”

纭子点头:“正是此意,不知有何办法可救偪阳国?”

纭兰叹了一口气:“父亲差矣,我看薛国国君薛子虽已年迈,莱朱虽是野心勃勃,但是薛子还在他就做不了主。如果薛子不在了,他还要为薛子服丧,因此在近段时间不会来袭,我倒是劝父亲做好迎战另一个国家的准备,这才是咱们目前最大的隐忧啊。”

见纭子一愣,纭兰道:“当然,咱们国家弱小,城池不坚,在别人的眼里就是案板上的肉啊!”

纭子说:“哪个国家会来攻?”

纭兰看着父亲:“当然是下邳国!”

纭子有点不敢相信:“不会吧,你刚刚嫁过去,他们怎会?”

纭兰摇头:“父亲想错了,夏仲康虽娶了我,但上一次使者被杀一定让他怀恨在心,他的谋臣谷果肯定会借此挑拨,然后趁机吞并我国。”纭子听了急问女儿有何良策,纭兰想了想说:“我嫁到下邳国之后一定会想办法周旋,但父亲也要时刻做好迎敌的准备。”

纭子泪流满面:“如此难为女儿了!”

纭兰说:“女儿还有两计,一计用来对付下邳国,另一计用来对付薛国。我走后,父亲一定要依计行事。”

二、心思在脸

纭兰嫁到下邳国之后百般讨好夏仲康,果然得到了他的万千宠爱。但是夏仲康的谋臣谷果却不时挑拨夏仲康说:“大王可曾忘记了使者之耻,若不报此仇岂不成天下笑谈?”

夏仲康犹豫:“纭姬已与我说明,此事是薛国所为,与偪阳国不相干。”谷果冷笑:“大王可曾想到若偪阳国被薛国攻下,那咱们下邳国将来与薛国可就是死敌了。到时薛国已拥有偪阳国的土地和人口,力量就比咱们强多了,到时候后悔就晚了。”

夏仲康说:“薛子已死,莱朱正在送丧,他不会攻打偪阳国的。”

谷果又是冷笑:“那送完丧呢?我估计莱朱很快就会以纭姬不嫁他为由而攻打偪阳国,如此说来,不如先下手为强。趁机先打下偪阳国,然后再以偪阳国的粮食和兵力去迎战莱朱,到时别说一个偪阳国,只怕整个薛国都会是你大王的了!”

夏仲康听了大喜:“此计甚妙,就依你而行!”

密谈之后夏仲康去纭姬处过夜,进门没多久纭兰忽然跪到地上说:“大王,念在臣妾的面子上,还请大王不要发兵攻打我们偪阳国。”

夏仲康大惊:“这是我刚与谷果两个人秘密商量的事情,纭姬你是如何知道的?”

纭兰道:“我见大王进门后昂首挺胸,踌躇满志,但见了我却似有愧色,猜出一二。”

夏仲康不免为之一动:“纭姬放心,我保证决不会伤害你父亲和你家人就是了。”

纭兰痛哭不止:“还请大王念在你我夫妻一场的分上不要发兵,偪阳国城小国弱,如何能敌得过大王的雄兵?”

夏仲康的心软了下来:“纭姬请起,容我再细细考虑。”

第二天一早夏仲康刚上完朝,谷果便奏请面见:“大王昨晚一定是在纭姬处过的夜,而纭姬一定知道了发兵偪阳国的事情,也向您求情了!”

夏仲康又是一惊:“你,你又如何知道?”

谷果道:“昨日大王雄心壮志,一心要成就一番事业,可是今日我观大王犹豫不决,因此就猜到大王一定是在纭姬处过的夜。”

夏仲康叹息不止:“这真是可怕,你们从我的脸上竟然能够知道我的心思!”

谷果突然高声说道:“大王,此事万万不可心软!若到时城亡国破,在薛国手下我等尚可称臣,大王何处安身?再说大王也一定不要忘记了纭姬与莱朱私定终身之耻,她若是想与大王结百年之好,又为何会与莱朱交换信物,大王可不要忘记了,那时候你早已与纭姬定亲,这个纭姬不会不知。她私自许身莱朱难道不是对大王最大的污辱吗?”

夏仲康听到此处不由怒火中烧,一拍书案叫道:“别说了,明日发兵,攻打偪阳国!”

三、纭兰退兵

夏仲康亲自带兵攻打偪阳国,他采取谷果的计策围而不攻,想迫使纭子出城投降。面对大兵压降,纭子站在城墙上喊话道:“夏仲康,你为何要来攻我?”

夏仲康拨马到城下说:“你与纭姬串通莱朱杀我使臣,纭姬又与莱朱私定终身辱我名声,我如何能放过你们偪阳国?”

纭子大笑:“果然让纭兰猜中了,你报仇为假,吞并我偪阳国才是真,但是你没有算到,我偪阳国早做好了准备!”说到这里他扬起手中的令旗一挥,只见身后的城里冒出几百个士兵,齐身拉开了一块巨大的白布。

夏仲康倒吸了一口凉气,但见白布拉开后现出了一座米山,黄灿灿的小米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。

纭子笑道:“这一座米山足够我们吃半年的,我看你下邳国能围到什么时候?就怕你还没攻下我们国,那些赶来救援我们的国家反而把你给灭了!”夏仲康听了不免也担心起来,他起全国之兵来攻偪阳国,万一短时间内攻不下而自己国内无防,那可就有亡国的危险,顿生退兵之意。

见大兵退去,纭子长舒了一口气,这其实是纭兰出嫁前留下的计策。原来偪阳城中有一座小山丘,她让父亲在山丘顶上洒满小米,然后专门制造一块白布盖上,只要下邳国来攻就取下白布,夏仲康见了定会退兵。

这夏仲康刚走没几天莱朱却来了,他出师的理由是纭兰悔婚。

纭子回道:“纭兰与夏仲康定亲在先,你们在后,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。”莱朱怒不可遏,他命令士兵攻城。纭子仍然一边令士兵抵抗,一边命人拉开大布露出了米山,以扰乱薛国军心。

这莱朱对偪阳国甚是熟悉,刚看到米山时他也吃了一惊,但很快就想到了城中的小山丘,因此让士兵取来弓箭,一箭猛射过去,只见那支箭只射进米山一半就滑落了下来。他举起手中的宝剑一指纭子,紧接着一阵哈哈大笑:“雕虫小技如何能瞒得了我!”

纭子在城墙上一摆手:“此是骗下邳国的,你且再看!”

莱朱向城中再看,只见偪阳国的士兵一阵忙乱扫下了山丘上的小米,然后露出了一张脸。

那是在山石上特意雕刻的一张脸,像极了莱朱。纭子说道:“你真是愧对了我女儿对你的一番真情,她出嫁前告诉我说,不能嫁你是一生的遗憾,因此就让我刻下了你的这张脸留在城中,作为一生的纪念。”

莱朱听了眼圈发红,扬起的长剑也垂落了下来,他拨转马头叫道:“撤兵!”

看着薛国的士兵退下,纭子对天长叹道:“女儿啊,你真是用心良苦!”

正在撤退的莱朱听到了这句话,他在马上打了一个激灵,惊叫道:“大事不妙啊!”

莱朱身边的将军成庆吓了一跳,急问有何不妙,莱朱道:“偪阳国用我的一张脸退了咱们薛国的兵,此事定会让夏仲康知道,只怕纭兰危矣!你速带黄金去见夏仲康,说我愿意用万金换来纭兰,也不枉她对我的一番情意。”

成庆得令带了黄金去下邳国,但人还未到就得到消息,说纭兰死了。

原来,夏仲康在得知偪阳国用莱朱的一张脸退兵后极为震怒,他提了宝剑去找纭姬问罪,但进了门就看见纭姬吊在了房梁上。

纭姬留下了一封信,信上说:“大王,妾的一张脸,险些亡了我的偪阳国,这是妾悔恨之处;但是念在妾身给了你,还望大王再不要侵犯我偪阳国,妾虽死而心安!”

夏仲康手捧遗书痛哭失声,后悔莫及。

这以后,下邳国与薛国约定再不侵犯偪阳国,世代为好,直至这三个国家被秦所灭时也是一致对外,如同一个国家。

0
0
 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