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民间故事 > 上下五千年 > 正文
一言难尽:袁世凯一妻九妾的悲欢岁月

袁世凯

  她们面目模糊,她们是影子

  袁世凯当过皇帝,年号“洪宪”,虽仅有83天,虽然这个有违历史潮流的短命皇朝像个闹剧,并且袁世凯还不曾正式登基,但后人说起他,多会提及他的“中华帝国”和“洪宪纪元”。他究竟算是个“当过皇帝”的人。

  古时皇帝,享九五之尊,皇权崇高,对女人需求也很大,有个说法是,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。其实,所谓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只是一种泛泛之谈,皇帝后妃的数量远远超过这个数。

  袁世凯这个当过几天“皇帝”的人,他的妻妾也不少。在他尚未宣布恢复帝制时,已有一妻九妾了。真想不出,假若他的帝位竟坐稳了,他又要娶多少个女人入他的后院。

  1912年,中华民国创立,第一任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创议宪法明文规定“一夫一妻制”,不准重婚。袁世凯称帝是1915年年底的事了,他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妻妾呢?倒也不难理解。中国历朝历代多奉行“一夫多妻制”,后来随着时代发展,逐步由“一夫多妻制”走向“一夫一妻制”,这是历史的重大进步。但,移风易俗,要改掉老毛病哪是三两天就能完成的事呢?中国从“一夫多妻制”到“一夫一妻制”,中间还有一个“平妻制”,也就是多妻之间平等,这是一个特殊的过渡阶段。新文化运动时期,蔡元培等革命家大力推行“不纳妾、不纳娼”的新道德,卓有成效,但任何时期都有“逆潮流而动”的人,沉溺色欲,妻妾成群,比如康有为、张宗昌等,还有袁世凯。

  袁世凯字慰亭,号容庵,河南项城人。早年在朝鲜发迹,归国后在天津小站督练新军。中华民国成立后,袁世凯继孙中山之后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,后正式当选,成为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。

  袁世凯出生于一个很不错的家庭,在那时,项城袁氏家族也算得是名门望族,祖辈出了不少官僚。袁世凯自幼喜读兵法,立志学“万人敌”,尝自谓“三军不可夺帅,我手上如果能够掌握十万精兵,便可横行天下”。他还常常不惜重金搜罗、购买各种版本的兵书战策,被人讥笑为“袁书呆”。“袁书呆”13岁时曾撰了一联:“大野龙方蛰,中原鹿正肥。”寥寥10字,颇可和楚霸王“彼可取而代之”的豪气相提并论了。

  在1876年和1879年,袁世凯曾先后两次参加科举考试,都没能在乡试中中举。在科场上的希望破灭以后,袁世凯索性将诗文付之一炬,不再留恋科场,秉承“求官建功,拯救天下”的家训,心思转移到了疆场上。从此,他开始了戎马生涯。正如他在自勉诗《言志》中所写:“眼前龙虎斗不了,杀气直上干云霄。我欲向天张巨口,一口吞尽胡天骄。”

  这是袁世凯的成长小记。暂且按下不提。

  来说说袁世凯成群的妻妾。

  妻妾多了也是麻烦,后人叙说起来麻烦,总有几个人因为不得宠而被得宠者的光芒所掩盖,留下的只是一个名姓,至多再有三两句花絮;有的人甚至连名姓都被遗忘了,比如狗肉将军张宗昌的那些妻妾,有几个人能够从头到脚将她们一一道来。然而,在当时,她们一定有许多故事。只可惜,历史是个势利鬼,从来只肯记住锋芒毕露光彩照人的。当然,妻妾成群的人,有再多妻妾都不嫌麻烦,只嫌不够,只求能够拥有再多一些,再多一些。

  袁世凯一妻九妾,他的十个女人,即使翻遍史料,所能得的故事也少得可怜。她们就像一群面目模糊的人在一个荒唐的梦里晃来晃去,或者,她们只是一个个影子,人们知道她们确实存在着,却不能摸索她们的肌肤,甚至连衣袂都抓不着。

  且将所能捕获的故事,记下来。为那些面目模糊的人,为那些影子,为曾经的男人的附属,做个并不深厚的留存。

  有姥姥家和不敢当的于氏

  但凡人或事,总有个先来后到之分,有第一,也有最末,最容易为人记住并被反复提起的,往往是第一。

  一开始,袁世凯和于氏的感情还算好,结婚两年,生下一子,即长子袁克定。然而,儿子出生没多久,袁世凯便因为一句玩笑和于氏反目了。那天晚上,于氏倒好热水,伺候袁世凯洗脚,然后自己解衣净身。袁世凯看到于氏从腰间解下一条乡土气很浓的大红绣花缎子裤袋,突然想起了自己曾招惹过的一个烟花女子,便和于氏开玩笑:“看你打扮的样子,活像个马班子。”

  “马班子”是项城一带的方言,妓女的意思。于氏听得这话,很是不悦,狠狠地反唇相讥:“我不是马班子,我有姥姥家。”

  这是什么意思?于氏说她有姥姥家,也就是说她有娘家,是明媒正娶的正房太太。一句“我有姥姥家”,惹怒了袁世凯。袁世凯的生母是姨太太,他最听不得谁在他耳边提正房偏房的。当时,袁世凯摔门而出,把于氏丢在房里,从此,再不和于氏同房。

  真是祸从口出患从口入,仅仅一句话,于氏守了大半辈子的活寡。人啊,任何时候都要慎言慎行,要知道,一句不经意的话很可能就为自己招来漫长苦难。尤其是女人,对着自己的丈夫,更不可口无遮拦。男人这种动物,说大度也大度,一旦小气起来小气得要命,素有“小女人”之称的女人也只能自叹弗如。孔夫子说:“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逊,远之则怨。”其实,人人都“难养”。

  袁世凯做官以后,长年在外,更没工夫搭理于氏了,于氏一直住在项城老家。直到做了山东巡抚,袁世凯接他母亲到济南,于氏才一道随着来到袁世凯的住所。

  于氏和袁世凯住在一起,形同天各一方,因为袁世凯只承认她是名义上的夫人,既不让她管家,也不和她同房。他们夫妻之间疏远又客气。

  袁世凯就任民国大总统后,入主中南海,于氏也随着住进了中南海。在中南海怀仁堂延庆楼后面,有一个三进的大院,叫福禄居。于氏和袁克定的妻子儿女们就住在这里。于氏住前院,袁克定夫妇及孩子们住在中院,后院是仆人们的住所。

  那时候,袁世凯按照历来的习惯,每隔三天五天的,就去于氏房中坐一会儿。他俩见面的时候,袁世凯一定先问一句:“太太,你好!”于氏答一句:“大人,你好!”接着,俩人随便聊上几句家常话,就结束了这照例的会见。

  有一次是过阳历年,各国公使偕夫人按礼节到总统府给总统贺新年,随后照例要给总统夫人贺年。这样,袁世凯才不得不让于氏出席仪式。这一天,于氏穿着红外褂、红裙子的礼服,接受外宾们的祝贺。不料,仪式正在进行当中,忽然有某国的公使走上前一步,到于氏面前,要和她握手。于氏不懂什么握手礼,大为惊慌,立刻把身子一偏,还“嗯”的一声惊呼,将双手缩回背后了。公使一看总统夫人脸色有变,动作不同寻常,不由得僵在那里。最后只好同夫人匆匆退了出去。

  夫妻两人本就感情不好,又经此一遭,袁世凯更嫌弃于氏了,她使他觉得丢脸。袁世凯规定,以后凡遇接待宾客,需要于氏出场的时候,由次女、三女儿陪同出场,并在旁代为照料问答,不让于氏再说一句话,也不让她有什么特殊动作,以免再出现其他笑话!

  1915年底,袁世凯宣布成立“中华帝国”,恢复帝制,并准备于1916年元旦登基,定年号为“洪宪”。

  袁世凯称帝推行“洪宪帝制”时,制定了宫廷礼仪。龙袍、凤袍、皇子服、皇女服、宫廷女官服等各式吉服,全部制成。袁世凯的正妻于氏当上了“皇后”。

  凤袍做成后,她与诸“公主”花团锦簇地合了影。其间,内廷诸内礼官、女官,由孙宝琦的夫人率领,分左右两队,排列在礼堂,向“皇后娘娘”于氏行朝贺大礼。

  于氏虽已成“皇后”,可本为村妇,为人淳厚,进入大堂不肯坐,忙对孙宝琦的夫人说:“亲家太太,各位太太,皇后不敢当,不必行礼!”

  于氏称孙宝琦的夫人为“亲家太太”,因为袁世凯和孙宝琦是儿女亲家,而且是双份:袁世凯的七公子袁克奇娶了孙宝琦的五小姐,袁世凯的六小姐袁篆桢又嫁给了孙宝琦的一个侄子为妻。

  接回上话。群女官再次“请皇后正位”,四名女官扶着于氏,这位“皇后”才坐下来。

  孙宝琦的夫人率众女官、女眷,伏地行三跪九叩大礼。“皇后娘娘”于氏又急忙起身道:“皇后不敢当!”说着就要还礼。四名女官又扶持她回座,说:“皇后坐而受贺,乃是大礼,皇后身不得动。”女官又说:“皇后须恭拱受礼。”

上一页1234下一页

0
0
 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