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童话故事 > 情感故事 > 亲情故事 > 正文
一百元的豪赌

  这天,我下晚自习回到家,见桌上摆着一碟花生米,几根黄瓜,爸爸和孟叔正在喝酒,看他们面红耳赤的样子,好像已经喝得差不多了。
  
  孟叔家跟我家是邻居,孟叔靠蹬三轮车养家糊口,和爸爸处得跟亲兄弟一样,两人没事就凑到一起小聚。孟叔的儿子叫孟志强,也在读高一,跟我是同班同学,天天一起上学放学,就像我们的父亲一样,我和志强也是“哥儿们”。
  
  我跟爸爸和孟叔打了声招呼,就准备回房间休息,没想到,爸爸一拍桌子,喝道:“等一下,你回来得正好,我有事问你。”
  
  爸爸瞪着眼睛,喷着酒气,一副很生气的样子,倒吓了我一跳。我赶紧站住,只见孟叔推了爸爸一把,埋怨说:“你那么大声干吗?想吓坏孩子呀?”他的舌头也大了,转头对我挤出一个笑容,“你爸想问你,你学习成绩是不是比孟志强好?”
  
  我愣了,这是什么问题啊?就算我的成绩比孟志强好,当着孟叔的面,我也不可能直说。更何况,我和孟志强都是班里的尖子生,要说谁学习好,很多时候是取决于运气。我心里暗暗埋怨爸爸,嘴上却含糊地说:“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谁比谁学习好,那都是暂时的,关键还得看以后。”
  
  听我这么说,爸爸好像有些意外,他愣了一会儿,对孟叔说:“老孟,你看我儿子多懂事,他怕你不好意思,所以才这么说……哈哈,你还记得吧?上学期期末考试,我儿子考第二,你儿子才考第三。”
  
  孟叔的脸色一变,“啪”地把酒杯往桌上一扔,大声说:“那你忘了?上学期的期中考试,我儿子考第一,你儿子才考第四!算了,算了,你不是不服吗?咱让事实说话,就按刚才说好的,我跟你赌一顿饭局,最低消费不能少于一百元。反正再有半个月他们就考试了,看看到底他们谁争气!”
  
  我呆立一边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这俩老哥们儿,喝点酒就吵吵闹闹的,较劲的事情也没少干过,却从来没像今天闹得这么大。一百元的赌注对他们来说,可不是个小数字。正想劝他们几句,却见我爸瞪着被酒精烧红的眼睛,喊道:“还不进屋学习去?到时候可别给老爸丢脸。”
  
  我犹豫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这要在平时,他们或许还能听我劝。但在他们喝多了的时候,这两人就变成了两头老犟牛。我可没本事改变他们,于是便乖乖地学习去了。
  
  第二天,我和孟志强像往常一样结伴上学。路上,孟志强跟我说:“兄弟,你知道那俩老头子拿我们当赌注的事儿吧?赌注还不小,咱俩真得拼一下呢—你说咱俩谁能赢?”
  
  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孟志强讨了个没趣,便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继续说:“别管谁赢,等考完之后,咱俩都可以吃顿大餐。这俩抠门的老头子,总得有一个破费的。哈哈哈……”
  
  是呀,要是真能吃一顿一百元的大餐,那可太棒了,我不禁咽了口唾沫,但随即想起,要是我不争气,那一百块就得从爸爸口袋里掏出去,那可够他挣好几天的了。我心里不由得颤抖了一下,暗暗下定决心,这段时间一定加把劲,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老爸输掉这笔钱。从那天起,我学习更努力了。虽然孟志强好像若无其事,但每天我临睡前,总能看到孟志强房间里还亮着灯,我知道,这家伙也在憋着劲呢……
  
  时间过得飞快,转眼就到了期中考试,工夫不负有心人,我自我感觉考得不错。果然,当看到成绩单的时候,我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,我考了个全班第一。孟志强这次也考得很好,只不过比我少了1分,屈居第二!
  
  回到家,我跟爸爸一说,爸爸兴奋得一把将我抱起来,转了一个圈,哈哈大笑起来:“好儿子,你可真给老爸争气。这回,看他老孟还敢跟我吹?走,咱俩去找那老东西去!”
  
  还没等我们出门,门一开,孟叔领着孟志强进来了,孟叔的老脸通红,一副悻悻的样子:“老赵,这回是我输了,算你牛。不过你也别得意,这次虽然你赢了,下次可就不一定了,我儿子也是有实力的。”   
  我爸听了,咧开大嘴笑着,也许是太高兴了,他竟意外地不计较孟叔话里的刺,反而谦虚地说:“我儿子也是侥幸,才赢了1分,不算赢。下次志强一定行……走吧,咱们该去大吃一顿了吧?”
  
  我们找了一家中档饭店,推让了一番后,孟叔坚持让爸爸点菜。爸爸拿过菜单,递给孟志强说:“还是把这个权力交给你们俩小子吧,别管价钱,挑爱吃的点。”
  
  孟志强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点一个……锅包肉,再来一个……”他翻了翻菜单,“再来一个小鸡炖蘑菇。”
  
  我听了高兴,因为我也愿意吃这两道菜。这时爸爸又将菜单递给我,我的目光一扫,见锅包肉是十二块,小鸡炖蘑菇要四十块,我心里不禁打了个突,我的妈呀,两样菜就五十二块?虽然是孟叔花钱,我也替他心疼。我想了想,合上菜单说:“再来一个家常凉菜吧。”
  
  爸爸赞许地看了我一眼,却说:“儿子,愿意吃啥,继续点。”我摇摇头说这就可以了。爸爸接过菜单:“那我就代劳吧,再来一条清蒸鱼,溜一个肥肠,还有……红焖肉。”
  
  我暗自咋舌:老爸真够黑的!这些菜,哪个都不便宜,这顿赢来的免费大餐,他是不想给孟叔省钱了。我正想着,老孟大着嗓门说:“老赵,这都是肉菜,咋吃啊?还是换两个素的吧。”
  
  我一听就明白了,素菜便宜,肉菜贵,看来孟叔舍不得钱了。只听爸爸哈哈大笑:“拉倒吧,咱肚子里都没啥油水,难得吃一次还不吃好的?再说,这些菜也就一百左右,也不算太贵。”
  
  孟叔张了张嘴,不再说什么,可脸上表情却有种肉痛的感觉,看得我直好笑。等菜摆上桌子的时候,我和孟志强互相看了一眼,不约而同地伸出筷子狼吞虎咽起来,这也不怪我们,长这么大,也没在饭店吃过一回,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,当然要吃个痛快。等到我们吃得肚子溜圆,爸爸喊道:“服务员,算账。”说着,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皱皱巴巴的钱来。
  
  我吃了一惊:明明是我考试赢了,这顿饭不是应该孟叔请吗?怎么爸爸却要埋单?我疑惑地看着孟叔,只见他心安理得地坐在那儿,没有一点付账的意思,就好像他才是赢家。这时服务员已经走过来,说:“一共一百二,您给一百一吧!”
  
  看着爸爸一张张地数钱,我终于忍不住了,疑惑地问:“爸,孟叔,你们……这是怎么回事啊?不是我爸赢了吗?”
  
  “是你爸赢了,”孟叔笑嘻嘻地说,“但我们赌的规矩不一样。你想啊,你和小强不管谁考得不好,我们这当爸爸的心里都不好受,再花钱请客,那不更惨吗?所以我们约好了,赢家就赢个心情,饭局得由赢家请。这样一来,输家虽然挺难受,但总还是能吃到一顿大餐,皆大欢喜啊。”
  
  “可不是嘛,”我爸接过话说,“其实,我们两个老家伙一方面是扯淡,另一方面呢,也是想让你俩再加把劲学习,果然你们的成绩都提高了不少。这顿饭虽然挺奢侈,但你们学习那么累,就当是犒劳你们了。再说,我和孟叔谁花钱谁高兴,是不是老孟?”
  
  孟叔一个劲儿地点头,并用责备的目光去看孟志强。孟志强张口结舌,显然是和我一样,刚刚得知真相。原来,刚才孟叔不是为自己心疼钱,而是替爸爸心疼钱啊。
  
  看着两个老头得意的样子,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:
  
  其实,这次孟志强才应该是第一名。在这次数学试卷上,有一道填空题我写错了小数点,可是老师在判卷时,却没有看出来。那道题的分值是2分,如果没有这2分,孟志强的成绩就比我高1分!
  
  当时我想:老师判错题,是绝无仅有的事,偏偏在这关键时刻出现,这不是天意是什么?我没有理由拒绝啊。
  
  可现在,我却后悔得直想哭。如果这次考试可以再来一次,我一定会去找老师说明情况,当然,不是为了帮助爸爸省下那一百多块,而是我知道,父亲们苦心经营的这场豪赌,要的是我们努力上进,而决不是我们虚假的成绩。

0
0
 
广告
广告